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 > 撒贝宁: 镜头外的风采
撒贝宁: 镜头外的风采
2013/4/15 16:27:03   现代摄影网   

 


  

当撒贝宁从门口拥挤的人群中挤进来时,门口轰动了,坐在后面的同学急忙站起来探着身子努力在人群中搜索着心中偶像的身影。“在哪儿啊?在哪儿啊?”找不到那个银屏上熟悉的身影,内心的焦急溢于言表。当他走上台,拿起话筒那一刻,所有人都认出了他。只见他一身牛仔T恤休闲装,和以往在节目中的西装革履截然不同。这样的装束往同学们当中一站,肯定难以辨识;但是一旦走上台,那种从容不迫的气质立刻让他与众不同。看来他确实是为舞台而生的!

 

   

“各位观众,欢迎走进《今日说法》节目,今天我们请来的嘉宾是撒贝宁……”撒贝宁一上台就拿自己幽默了一下,逗得下面再矜持的同学也不禁笑出声来。

 

 

    

 

阳光灿烂的日子

 

    

出生在军人的家庭,父母都是部队里的文工团战士,撒贝宁的童年就是在他们工作的地方广东湛江度过的。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光,天天在房顶上走来走去,在大院里疯来疯去,就像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主人公一样。但是灿烂的阳光是七色混杂而成的,有亮色也有暗色。撒贝宁幼时是个非常调皮的孩子,他说自己手断过两次,腿断过一次,摸过高压电,脸被钢筋戳过……这些触目惊心的事在他嘴里说出来时那么轻松诙谐,仿佛在调侃自己。

 

    

在幼儿园的日子里,他简直就是老师的噩梦,只要他3分 钟不在老师视线范围内,老师就知道肯定要出大事了。在场的同学都不信,他就自曝了一件丑事:在幼儿园的食堂里,老师们刚抬来一盆汤放在地上,就出去了,他叫其他同学一起做游戏——从汤盆上跳过去,其他同学不敢,他就自己玩得不亦乐乎,没想到最后一跳,脚下一滑,屁股跌进了汤盆里面,这时候老师走了进来,全班的同学都在笑。自己感觉后半部已经没感觉了,大喊,“我的屁股呢?”老师急忙说,“还在,还在。”当着同学们的面扒下了他的裤子……

 

    

男生都是爱在女生面前表现的,撒贝宁更是其中的积极分子。幼儿园里有许多毛毛虫,女生都怕,于是他带领所有男生去打毛毛虫,拖鞋当武器,噼噼啪啪大战几百个回合回来后,心里还有一种“为民除害”的豪迈。结果毛毛虫身上的粉弄得他们全身起满了小红疙瘩。老师让他们全脱光了,在浴室里拿水龙头对他们猛冲……他回忆地说:“这种场景,我在后来的《辛德勒名单》又见过一次。”回家后,又免不了父母一顿恶打。撒贝宁的父母认为“男孩子的耳朵是长在屁股上的”。那晚,父母两人合着打了他,让他现在一直感慨:“怪不得中国男女双打的体育项目都不错!”

 

    

撒贝宁从小就显得与众不同。一次画画课上,老师让大家画一个自己喜爱的动物。他的“杰作”让老师哭笑不得——一头大象的肚子上长出几棵草来!他振振有词地说:“大象刚吃完草,草当然在它肚子里啊!”他的画居然是透视的,真有毕加索的想象力,但是有限,画来画去,只会画大象了。后来,他终于在《小王子》一书中找到了知音——那个帽子一样的东西居然是一条蛇吞了一头大象。

 

    

正当他沉浸在幼时的回忆中,诉说他那永远也说不完的嘎事,一群身着军装的大一新生弓着腰窜进了会场,隐蔽前进似地从撒贝宁眼前鱼贯而过。他起初是一愣,又立刻唱起了“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为他们配起乐来。弄清是军训的新生后,他幽默地说:“再进来就要匍匐进来了啊!”现场已经站无虚席了!

 

 

 

生活揭开新的篇章

 

   

6岁时就被老师赶到了小学,“他若继续再在幼儿园待,我们就关门。我们我不把他赶走,就把其他孩子赶回家……”

 

   

就这样,撒贝宁结束了无忧无虑的童年,走进了小学。在班上听不懂老师的广东话,居然成绩还不错,浑浑噩噩到了3年级,由于父母转业,回到了老家武汉,“从此生活揭开了新的篇章”

 

   

刚回到武汉,听不懂武汉话,撒贝宁总感觉到同学们在“唱歌”,他学了几句标准的武汉话,听起来真得像在唱歌。但是他的语言语言天赋让他一个星期后就能自由“唱歌”了,但就是带一股黄陂腔。

 

     

3年级由于成绩下滑很厉害,后来转到了红领巾小学。但是红领巾小学只招有文艺天赋的学生,所以父亲连夜给他排了一首《春天在哪里》。面试时,他上前张开嗓门就喊,把考官吓得瘫在椅子上。终于进了红领巾小学,还被招进了合唱团,开始了“屈辱的历史”。因为他们合唱团经常接待外宾,而且大多是日本外宾。他现在还恨恨地说:“让我给他们唱歌,哼哼,让他们先给我跳个舞……”

 

 

 

人生无情的规则

 

     

以0.5分之差而没考进一中,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感到人生的残酷,无情的规则让他只好上了19中。得益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代表学校参加了一次大型的演讲比赛并获得了二等奖,从此他就几乎天天演讲,初中除了演讲就没干什么了,一旦没有演讲比赛,他还会主动问老师最近有没有比赛,他说自己已是“职业选手”了,上课反而成了副业。但是他是还是感慨那个时代的孩子就像机器,演讲连一个眼神都是严格规定好的。

 

     

初三毕业后终于考上了一中,这时他至今最满意的一件事,“反登陆成功”后的第一次考试,化学居然没及格,这让春风得意的撒贝宁开始痛恨化学。他开玩笑地对台下说:“下面有没有化学院的学生,请你们马上走。”

 

     

高中,他爱上了班上的一个女生。他们曾约定一起考武大,一起在武大樱花树下赏樱。但是,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它被保送到了北大,当了逃兵。他们曾在樱花树下顶着纷飞的花瓣海誓山盟,最后又让飘落的花瓣来祭奠他们的爱情。确定被保送之后的那段日子,他每天都是最早去教室打扫教室,然后孤独地坐在教室最后一排,认真刻苦读武侠小说,而不敢再同学面前晃悠,每个同学都想打他一顿。无聊的时候,只能一个人去打篮球,让自己的拍球声响彻在空旷的篮球场。老师说:“你能不能小点声,老远就看到你在够啊够啊,就是够不着!”

 

    

然后又谈了他在北大里的青葱岁月,有豪放,有浪漫,有惊喜,有搞怪……

 

    

谈到他最隐痛的问题——身高,他倒是很坦然。这曾是让他最烦恼的事,什么增高鞋垫、增高药都用过,埋怨父母,埋怨上天,但不仅没有长高,甚至有时还缩了点。但是现在想通了,身高并不那么重要,关键是要有气质,往台上一站,要让你的气质去征服观众。撒贝宁用他的痛苦经历来提醒我们不要因为身高而自暴自弃,既定的事就勇敢去面对,这也没什么不好……

 

    

撒式幽默让我们的嘴一直没来得及合上,有抱着肚子笑的,有趴在桌上笑的,笑声不时回荡在会场每个角落。撒贝宁的成长经历给了我们很多启示,勇敢去做真的自己,快乐勇敢地生活。

更多阅读:
撒贝宁: 镜头外的风采 草间弥生:精神疗养院里的日本艺术天后 卡拉什尼科夫:世界枪王 最简约的灯设计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