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植田正治:将摆拍进行到底
植田正治:将摆拍进行到底
2014/10/29 10:55:58  东方早报  刘柠  
 

爸爸、妈妈和孩子1949年

 

我们的母亲1950年


  

最初接触植田正治(Ueda Shoji,1913-2000)的摄影时,有种奇异的违和感,至今记忆犹新。首先是与“真实”的错位:哪怕是表现日常的某一瞬间,人的表情或某些细微的动作明显逸出常轨,乃至整个画面充满了一种紧张的非日常空气;植田摄影中的人,带有一种静物感,有些类似装置艺术的“装置”(或一部分)。摄影评论家饭泽耕太郎说植田的大部分摄影都可以看作是“静物摄影”。除此之外,与亨利?卡蒂埃?布勒松、土门拳等早年怀抱美术理想并受过一定的专业训练的摄影家一样,植田的作品有均衡的画面,完美的构图,透出一种强烈的造型感,遑论那些有意识追随超现实主义艺术潮流的创作。

  

1913年(大正十一年)3月,植田正治出生于山阴地方岛取县境港市的一个职人家庭,家中经营一爿古老的木屐店,自产自销。植田从小喜欢绘画,经常临摹《少年俱乐部》、《少年世界》等杂志上高畠华宵、山口将吉郎、伊藤彦造等流行画家的插画,原准备投考美术学校。因弟弟夭折,家中希望植田能继承家业,故反对他学美术。为了能让他安心留在岛取,上小学时,父亲就为他买了一台德国产袖珍型 Piccolette相机。但那台进口相机几乎从未拍出过好的照片,后被植田拆了,用来研究光学成像原理。

  

真正进入摄影的世界,是在上中学后。1931年(昭和六年),从岛取县米子中学毕业后,植田加入业余摄影家的组织“米子写友会”,开始自学摄影。这个业余摄影小组成立于1925年,后来出了好几位摄影家,如村上诚三、岩佐保雄、足立正太郎等。在这里,植田学到了三色明胶法和墨调色法等一些很实用的胶片修版印放技术。1930年代正是西方前卫艺术的勃兴期,各种艺术潮流轮番登场,也给山阴地区的东洋艺青以新鲜的刺激。在跟父亲去家乡的一处神社时,植田拍摄了一些沿途的风景,并将从前辈那学到的摄影技法做了大胆尝试。如在《停留所看到的风景》中,植田把印相纸卷起来使用以造成变形效果,人和房子都像影子似的被拉长。归途中,买了一册英国摄影杂志《MODERN PHOTOGRAPHY》,头一次见识曼?雷(Man Ray)等西方现代摄影大师的作品,大开眼界,随即创作了利用逆光效果的作品《侧影》(Silhouette)。同一时期创作的另一幅作品《船》,已基本脱离了绘画主义趣味,带有浓烈的现代主义风格,荣膺《朝日摄影》 杂志大型片部类(A级)一等奖。按当时的游戏规则,一等奖得主可从银杯或10元(当时的通货)奖金中任选其一。不承想,该作品竟连续两月居第一,植田双喜临门(603008,股吧),先取银杯,后得了奖金。

  

植田除了曾在东京的东方写真学校进修过三个月的肖像摄影课程外,始终是一名自学者。从写真学校回乡后,在境港开了一爿照相馆,同时致力于艺术创作。好在有祖传的家业,照相馆的买卖虽然有一搭无一搭,深浸摄影三味没商量,也没人管。1937年,植田加入日本中部的摄影团体“中国写真家集团”,旨在与东京、大阪抗衡,打出中部的地方特色。事实上,该团体也确实集合了不少优秀的摄影家。其中,冈山出身的绿川洋一(Yoichi Midorikawa),与植田正治一样,成为表现中部地区乡土自然的重要摄影家,他拍摄的濑户内海原风景,至今未被超越。

  

在植田表现山阴风土的众多摄影作品中,1971年出版的摄影集《童历》(中央公论社)是一个异色、厚重的存在。摄影集分“春”、“夏”、“秋”、“冬”四章,从孩子的视角,把岛取、出云地方四季的风光连缀成篇,拍摄历时十五年。技术上,强调光影对比、多侧影的运用。背景单调,多为沙丘、天空。但沙丘最好无风纹,天空最好无怪云,就像是摄影棚中18度灰的反光板一样,一切让画面中的人物“说话”,可人物多像静物……有种超现实的氛围和即将发生什么似的紧张空气。而这种非日常的张力,正是植田刻意追求的基调。

  

在植田大量创作的1950到1970年代,正是现实主义摄影(所谓“报道写真”)大行其道之时,对所谓“真实性”(Reality)的强调,几乎到了意识形态化的地步,如摄影家土门拳便强调“绝对非摆拍的绝对抓拍”。对此,植田则认为:

  

所有对话,都只存在于取景器之中。眼睛离开取景器之前,在只有我的世界,如果说还能“对话”的话,那就是我直到此时才尤其感到,摄影的幸福原来是栖于取景器之中的这件事。

  

换言之,对摄影家来说,摄影作为一种媒介,所表现的是人与客观存在的对话。而这种对话,只有从取景器中窥到,才有可能成立。正是基于这种对摄影“真实性”的理解,植田甘冒大不韪,大胆“演出”(即摆拍)没商量,初期模特多为家人和街坊四邻的孩子。在植田看来,通过摄影家的设计和摆拍,取景器中始呈现某种前所未见的风景。而正是透过这种“对话”,一种超越揿下快门的摄影瞬间的永恒的“真实”,才可望浮出水面。

  

1980年代初,已步入暮年的植田正治开辟了一个新战场—时尚摄影。在这个原本只有年轻人“折腾”的名利场,年逾古稀的摄影家以前卫的创作理念,刷新了西方时尚摄影的既成观念,把时尚辐射的“场域”从传统的时装发布会的T型台切换到了故乡岛取和三宅岛的沙丘。

  

植田出道早,最初获《朝日摄影》大奖时只有十七岁。此后,长年经营照相馆,从战前到战后,创作生涯跨度之大,同时代人中鲜有出其右者。至此,在摄影和暗房技巧上,已臻化境。在时尚摄影系列中,摄影家动用了很多小道具(如帽子、面具、花火等),时而融入一种超现实主义范的要素,营造一种独特而神秘的风格,有种非此界的“彼岸”(摄影家荒木经惟语)的调子,东洋摄影界称之为“植田调”。这一批时尚摄影作品后被植田自己命名为《沙丘剧场》,也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国际声誉,很多作品被美、法等国的一流博物馆收藏。

更多阅读:
植田正治:将摆拍进行到底 杨达:河边的诉说 Leica又出全球只有50台的限量机 像棒冰杆子模型一样的凉帽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