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朱宇:纪录片导演就应如同一位孕育生命的母亲
朱宇:纪录片导演就应如同一位孕育生命的母亲
2014/11/11 14:26:58  现代摄影网   

 

朱宇:纪录片导演就应如同一位孕育生命的母亲
----《造云的山》后记

                                               

 


 


写在前面:


“没有丰富的色彩却充满了生命力,甚至展现出如诗如画的美”这是第18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国际纪录片评委会对纪录片《造云的山》的评语。这部斩获纪录片竞赛单元“最佳导演”、“最佳摄影”的纪录片,出自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华清学院大学生导演朱宇之手。

 

 

《造云的山》展现的是我国西部的罗布泊南麓山脉中,工人们开采石棉的工作、生活场景。由于石棉开采过程中会扬起漫天粉尘,远看好似“造云机器”,向天空喷吐“云朵”,但工人们只简单的用围巾、口罩来保护自己。影片也引发人们思考,迈向工业化漫长道路的我们该如何平衡人与自然的关系。

 

“纪录片导演就应如同一位孕育生命的母亲,这个生命是你与摄影师共同创造。但你得独自怀胎十月,然后再与剪辑师共同让孩子出生。导演比不来母亲的伟大,我作为男性,却也有幸体验了一回“孕育”的过程。”朱宇如是说。

 

真的如同“孕育”,制作的过程及遇到的所有困难,都是充满幸福的。

 

片子能完成,都爱说机缘,我也讲这个。

 

初恋


恰巧遇上叛逆的年龄吧,初中都没毕业就不想上学了,父亲迫于无奈,送我上了石棉矿“劳教”,他们眼里的地狱成了我的天堂。后来学了美术,学了摄影,学了影视,懵懂之间的选择似乎就是为了想再去表现、再现当时的震撼。

 

雨果摄影学院到大二的时候,我觉的可以去“再现”了,带着相机在矿区住了7天,看的仔细,看的深刻,却觉得自己用图片表达、再现很是无力,柏雨果老师给予了我非常多的帮助,后来制成组照,有所收获。大三,学了电视专题制作,带着摄像机去了,又是一周,10小时素材,去找当时现场的一些有声的事物触动我的东西,回来以后受到李亚明老师的大力表扬,在他悉心指导下制作了《造云的山》23分钟版,我认为那任然是一部非常我个人的版本,这里的“个人”就是指我在矿区的纯感受,没有其他想法。

 

热恋

23分钟版制作完成大半年,也盲目对外到处投送不DVD光碟,却也偶有收获,后来自己认为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有一天在村里面瞎逛,电话响了,说是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的制片人韩蕾,她问了我一些关于片子的事情,嘈杂间我嗯嗯啊啊的就挂了电话,次日我就收到一封邮件及预订好的机票。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每年的“真实中国—导演计划”,一般都是由导演自己投稿参评且分几轮评选的,我莫名其妙的收到邀请并且直接进入最终环节,后来与韩蕾说起此事,只能说是缘分了,她在频道主管这方面几年时间,现在每天收到相关方面的DVD光碟、邮件近百封,根本看不过来,那天却不知怎么顺手抽了一张,就是那张连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邮寄、邮寄给谁的DVD光碟。提案的每一个步骤、方式都是非常正式,按照他们的话就是这很国际化。我是在韩蕾全力的帮助下完成提案的,她告诉我应该怎么控制时间,怎么做PPT,哪个阶段放片花等等,包括哪些字眼是评委反感的都告诉我,前一天晚上在她办公室演练到深夜,第二天按照计划走了一遍,当天就听到提案通过的消息。

 

 

 

婚姻

 

提案通过后,拍片就提上日程,无尽的文字稿:导演阐述、拍摄大纲、拍摄计划、日期、分镜头、??在未知面前一遍一遍的写着预想的事情。后来我在拍片现场,艺术指导郭静电话跟我说不要理会大纲,遇到什么拍什么,前期写的那些只是流程而已。我完成片子后看到当时自己写的拍摄大纲,倒也十分相似,且还有意外收获,韩蕾的话:拍摄中的意外收获就是纪录片导演最大的福份。

 

接下来就是预算,刚刚拿到我绞尽脑汁算计出来的预算,就发现漏洞百出,最后只好拆东墙补西墙,花完自己的及摄影师的酬劳,勉强完成。

纪实频道要求使用HDV以上格式及后期必须使用final cut来制作,这都我从未接触的,在短的时间内强制的补习了一些,但仍然有很多问题不能确

认,做了很多实验跟本片艺术指导郭静交流,一一得到指点,能够得到非常专业的帮助是多么的幸运!

 

孕育


矿区完整的22天

 

整个拍摄行程36天,矿区过程中下山3次,刨去路上的颠簸,再掐头去尾,在矿区完完整整的呆了22天。

 

初到山上,恰逢雨季刚刚结束,似乎一切都迎合着我们重新开始。带着机器跟摄影师刘治峰跑东跑西,不久就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海拔(之前有测量队来过,矿区平均海拔4000多米,我们居住的山窝里海拔3700左右,水源处接近4500,再往里面走更高。在我们住的山窝后面的半山上就可以看到甘肃最高峰阿尔金山的美丽面貌(5798米))。没有这个高度工作过的经历,没有适应的我们变的非常容易累,眼看着几百米的路程,扛着机器走好久走不到跟前。这还是在机器未大面积开工的时候,没有带口罩的情况下(同工人一样,戴口罩来防止粉尘侵袭),后来在漫天粉尘的时候,戴着口罩扛着机器走有很多的上下坡的山路胸口憋的厉害,只好走走歇歇。海拔成了一个让人很不爽的因素,每天晚上睡觉到半夜总是会有被人卡住脖子慢慢无法呼吸的感觉,醒来好几次,大口喘气。再后来几天天气渐渐变热,日夜温差巨大,中午的时候穿着早上的穿的棉衣再套上雨衣(防尘用)、裹着围巾戴着口罩走山路真是一种折磨,拍摄的中后期这种折磨大部分都由摄影师刘治峰受了,对不住呀。我们睡在工人们空出来的床铺上,东拉西凑的被褥在晚上的时候冷的要死,后来有工人请假下山,我们就蹭他的电褥子,好几次跟刘治峰争抢靠近火炉子的床铺。

 

矿区的一个根本问题,在这里是没有办法、条件洗澡的,有段时间后我们的手指根本插不进头发里。其二是灶上做的饭全部以面食为主,馒头包子还都好吃,但大部分时候吃面条,没有高压锅来下面条,这样面条就变的软乎乎的但又有没熟透的感觉,加上菜很少,之前几天吃的还是很不错的,香甜可口,后来就是因为越发的感觉油水少、营养不良没有食欲了,这也让我下决心限定了拍摄结束的日期,因为实在太想吃肉了。

 

去矿山前有大量文字准备,但在起初拍摄的时候仍然各种问题,刚开始就是撒大网一把抓,见啥拍啥。只有一台机器,跟摄影师还有所争执,我听到工人们在说很有意思的事情,着急的想拍下来,他却在另一个地方全神贯注的拍他看到的认为好的事情。这样持续了几天我们发现觉的这样不科学,俩人都太累,于是开始分工:刘治峰听不太懂当地的方言,所以户外、景物方面由他来拍摄,我主要寻找故事、线索,拍摄室内,如此,我们以平均每天四盘磁带的速度在进行,几天后就出现了严重重复,每日如同上班一样,早上8点起床吃饭、抗机器去工棚拍,拍工人们反反复复的工作,中午回来吃饭,下午继续?这个时候是非常焦虑的,自己计划的东西似乎都拍到了,但是没有任何令人兴奋的内容,身心疲惫,恍惚的不得了,我焦虑的跟刘治峰商量怎么没有更好的故事,没有我想要的冲突,我抱怨着谁谁谁要是怎么怎么就多好啊。但他总是平静一些(似乎已经习惯了一样的在工作),他告诉我我们拍的是纪录片,不能太强求戏剧冲突??,后来我就一直拿这个来宽慰自己。这个时候也是不愿寻求谁的帮助,可能任何一个人的的一句话都能让我崩溃或者在山上待半年。慢慢的,或许也是时间呆的够长了,这个时候跟工人们的关系非常近了,可以跟小伙们递着烟屁股抽两口,也能接过女工手里的手机看看她的私密短信。渐渐的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到两三个工人上,他们成了片子的主人公。有了焦点以后事情变的比较顺利,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发生,我在房间考虑故事发展,其实不少时候只是在看电影听音乐罢了,刘治峰气喘吁吁的抗着机器跑回来拿出卡插到电脑里指着刚才的镜头让我看,确实,在拍摄过程中没有比拍摄到一个美妙的镜头更让人兴奋的事情了,而且就是一个美妙的镜头就足以让你在这里再继续坚持下去。

 

制片人、监制都安顿有问题随时跟她们联系。当我们把带去的62盘磁带全部拍完的时候我跟郭静电话,汇报了拍摄的情况,当时我认为我需要的东西都到手了,可她希望可以再拍摄一段时间,这个时候就遇到了前面说到的吃饭的问题,我跟刘治峰实在太想吃肉了,于是做出决定,再拍3天。

 

整整3天之后我们回到敦煌,各种羊肉啤酒。


    
当时在矿区因为海拔问题我们经常的不戴口罩,当时觉的没什么,现在想起来后怕:山间多风,可能一不小心吹进嘴里吸进器官的就是满满一堆石棉纤维。

 

诞生


8月中旬拍摄完成,开始弥补拍摄时候偷懒留下的问题

 

拍摄现场时候懒的要死,尽管每拍一盘磁带都会在当天晚上浏览一遍,但是没有做任何的文字记录。那么就开始补场记。73小时的素材,5000多条镜头,一个一个看下来并做记录,敲下了超过10万个字符,这个事情我做了2个月,每天都看一些,记一些。后来发觉场记这样做太过认真了,不过对于没多少剪辑经验的我来说这2个月的场记让我对素材非常的熟悉了,这非常的有好处。然后开始剪辑,每次开始剪不超过2个小时就放弃了,实在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如此断断续续的折磨2个月以后已近年底,任然无任何进展,每天都在剪辑,却1分钟都拿不出来,剪出来的是一盒一盒的香烟。后来戒了烟,一根都没抽的坐在电脑前面,没注意剪了多久,在除夕的前三天我输出了我的第一版。

 

春节过后,收到郭静的短信:“感谢你制作的影片!”,当时的那句话比后来获的哪一个奖都让我兴奋。

 

第一版90分钟,非常的粗糙,无数的错别字、夹帧、声音错位,在这个基础上改进了第二版、第三版、第四版,三月份在上海纪实频道,好几位老师一起看了第四版,提了建议,然后开始精剪。这个工作是韩蕾(无私的)与我坐在一起一帧一帧把90分钟变成了85分钟,十五天的昼伏夜出,是我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十五天。

 

成长

 

此时完成的第五版参加了第18届白玉兰国际电视节。

 

电视节结束后又陆续做了画面跟声音,由于拍摄时候太过随意,画面问题严重,找商业的校色中心制作花了很长时间及金钱。

 

至此,影片已经逐渐的在不少电影节上竞赛、放映。在莱比锡主放映厅里,700座位几乎坐满,当《造云的山》照射到巨大的荧幕的时候,我知道了纪录片的美妙之处。

 

感谢为影片所给予帮助的所有人。

 

《造云的山》:


2012 第18届上海白玉兰国际电视节   纪录片最佳导演 纪录片最佳摄影
2012 青海世界山地纪录片电影节    社会类纪录片大奖提名 社会类最佳导演提名
2012 第55届莱比锡国际纪录片动画片电影节   主竞赛单元 评委会大奖
2012 第18届中国纪录片年会 中国电视纪录片盛典   十佳纪录长片奖
2012 “光影纪年” 中国纪录片学院奖    最佳新人奖
2013 第20届Hot docs纪录片电影节    评委会大奖
2013 中国广州纪录片节 最佳影片(提名)  最佳导演(获奖)
2013 西安国际民间影像节  评委会大奖  最佳摄影
2014 韩国绿色电影节GFFIS   主竞赛单元
2014 “因你而真”第二届中国优秀国产纪录片 优秀短片(奖) 优秀导演(奖)
2014 亚洲电视彩虹奖   优秀纪录片导演  优秀社会文化类影片

 

展映:


2012 第18届意大利della LESSINIA电影节
2013 巴西圣保罗生态环境电影节
2013 德国DOK . Fest慕尼黑纪录片电影节
2013 俄罗斯电影节“自由之光”单元
2013 RIDM 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

 

 

现代摄影网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更多阅读:
日本声优泰斗永井一郎去世 朱宇:纪录片导演就应如同一位孕育生命的母亲 世界各地“逸夫楼” 破译武则天的真实名字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